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娇妻守贞的代孕往事】(03)【作者:威带言】
【娇妻守贞的代孕往事】(03)【作者:威带言】
字数:60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我整晚失眠,在客厅走来走去,直到天亮了我才下了决心。我不能再逃避,任事态继续发展,我必须要面对了。即便可能会受打击,会留下不堪的记忆。
  我一早去公司请了个长假,说家里出了些事。鉴于我刚刚谈成一笔上千万的生意,老总最后同意我休假一个月。

  我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打了车往王京贵的豪宅赶去,竟有种久别重逢的喜悦。可惜事与愿违,去了发现竟没人在家。我心里一阵失落,困意也席卷上来,我到附近找了个酒店,一觉睡到晚上7点。

  再次到王京贵家时,豪宅的院子里已经亮起了灯。我按了门铃,心里涌出一阵莫名的紧张感。

  没多久,王京贵的老婆邓慧芳来开了门,脸上挂着柔和的微笑,还责怪我怎么这么久才想起过来,我胡乱编着工作忙什么什么的借口,随她进了门。

  王京贵正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一份财经在看,见我进来随意点了点头,算是问候。邓慧芳把我让到另一侧的单人沙发上,拿了个果盘过来。

  「守贞呢?」我假装随意的问了一句。

  「一会儿你就见到了。」邓慧芳眨了眨眼,轻笑着。我瞥到王京贵的脸上也泛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老公?」守贞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回头正好看到守贞从我身后的楼梯上下来。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白色的透视低胸三点式睡衣,乌黑发亮的长发从两侧垂到胸前,那里两个雪白的肉球漏出近半,白花花的,嫩嫩的。粉色的乳头刚好被遮住,朦朦胧胧的更增让人探索的欲望,私处被一条系带的纯白丁字裤挡着,雪白丰满的肉臀在透明的轻纱更显得毫无瑕疵。

  在我发呆的功夫,守贞已经扑到我身上,把我搂的紧紧的:「老公,你终于来看我了吗?我真的好怕。」

  「对不起……」听到守贞充满幽怨的声音,我无言以对,只能不停的跟她道歉。

  「我好高兴。」守贞激动的把我搂得更紧。

  王京贵在背后干咳了一声,守贞缓缓放开了手。我心里一阵不忿,反手把守贞搂在怀里。

  「哈哈,行了,老夫老妻了。来坐下聊。」邓慧芳柔和的语调让我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也知道毕竟现在守贞还在他们家,还是不要得罪他。

  我拉着守贞坐在我腿上。守贞这时才发现自己穿得太暴露,脸立马红了,两手慌乱的左挡右挡,眼睛都不敢看我,怯怯的向我解释:「我平时不这样的,刚刚睡了会儿,邓姐非让我穿着睡。」

  「真漂亮,还很性感呢。」我看着王京贵发光的眼睛就知道守贞说得应该是真的,心里不觉松了口气。

  四人闲聊起来,邓慧芳知道我没吃饭,忙着去张罗了,守贞还是不习惯,跑回去换衣服了。客厅只剩下我和王京贵,气氛异常尴尬。

  「守贞这么好的女人,你真不配拥有她!」王京贵没头没脑的损了我一句。
  「你说了不算!再说夫妻不是谁拥有谁。而是举案齐眉,互相扶持。」我讨厌她那种把守贞当物品一样的态度。

  「嘿嘿,是吗?女人天性就是渴望被征服。所谓男女平等只是个概念而已,根本无法掩盖人的天性。」王京贵扬着下巴,侃侃而谈。

  我一时无从反驳,想起守贞和王京贵在一起的情景,心里不由信了几分,但脸上仍是不敢苟同的表情。

  「你又在编什么歪理,老公别听他乱说。」守贞在楼上声援了我,她换了件纯白的连衣裙,光着脚丫子从楼梯上下来,头发也盘起来,雪白修长的颈项让守贞多了种傲娇的气质。

  「算我胡说,男人吹个牛也没什么,是吧,欧阳先生。」王京贵似乎对守贞也很无奈。

  我随便嗯了一声,然后就和守贞咬起耳朵来,看到王京贵渐渐黑下来的脸,有种复仇的快感。守贞看起来真的很高兴,一直叽叽喳喳在我耳边说个不停,说我还算有良心,刚刚的睡衣可以回去穿给我看,还可以解锁很多爱爱的姿势。听到这里,我心里像被刺了一下。暗想,你都先让王京贵解锁了吧。守贞大概察觉到了,一下子沉默下来,又问了我一遍会不会嫌弃她。

  我突然觉得守贞心里是有愧的,所以分外的在意我有没有嫌弃她,她一定也觉察到什么了,也或许是王京贵告诉了她什么。

  我想了想,正准备把心里的话告诉她,邓慧芳走了过来,拉着守贞去帮忙。一会儿就端进来一桌饭菜,我注意到里面不少都是很贵的壮阳物。心里暗暗佩服这个女人,似乎干什么都在行,我甚至怀疑王京贵是靠着这个女人才有的今天。可这样一个女人却愿意跟了王京贵,还张罗着让自己老公和别的女人欢好,生孩子,而且丝毫不在意。我百思不解。

  王京贵把那些壮阳的菜吃了个精光,守贞和邓慧芳没动筷子,只是在一边小声的讲着悄悄话,很亲密的样子,守贞也会不时的往我这里瞟。

  「小智啊,我这么叫你吧。守贞一直在这里代孕,你那个生理需求……总得解决一下。我和守贞商量,想给你找个临时的炮友,我可以给你联系,保证你满意。守贞也同意了。你看什么时候……」邓慧芳说。

  原来她们刚刚的悄悄话是在说这个,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不想对不起守贞。守贞身子明显的颤了一下,低下了头,死死咬着嘴唇。

  晚饭后,守贞几次欲言又止,我也想和守贞说说心里话,但邓慧芳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拉着守贞说话。不久就推着守贞和王京贵去休息,理由堂而皇之——正事要紧。邓慧芳那样柔和的语调,实在让我不好意思反驳她。

  守贞回头望了我一眼,噘着嘴给了我个飞吻。这是我们恋爱时的晚安式,我也回应了一个。

  一晚上安安静静,除了邓慧芳刚开始的笑声,就再也没有声响了,我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一无所知也会产生恐惧感,我不知道守贞现在怎么样,几次都想打开房门去看看,最后还是忍住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脸,排除杂念,强迫自己睡了过去。

  六点钟我就醒了过来,拉开窗帘发现天已经亮了,窗外怡人的景色一下子就让我的心情好起来。豪宅不愧是豪宅,什么时候我也能买得起。

  看得入神的时候,守贞敲了敲门走了进来,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又是一套职业装,不过西装里面换成了白色的蕾丝T恤,胸部被完美的凸显出来,腿上也没有穿丝袜。

  她说今天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关系她以后的工作,而且告诉我对方是个女强人,很欣赏她。我告诉守贞我辞了工作想陪她,本以为她会高兴,想不到守贞脸黑了下来,说我不相信她。闹得不欢而散。

  我跟着守贞出去,解释了半天,她才退让,说只要经常来看看她就好。让我好好工作,等她回去。

  我坐着王京贵的车,几乎是被守贞半强制的送到了公司,然后两人急急去见那个重要的人去了。

  等两人走远了,我拦了辆出租车让他往相反的方向开,毕竟我已经休假,被公司的人看到不好,当然更不希望守贞看到,生气。

  我给了司机三百块,指挥着司机到处游荡着,在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一辆鲜红的法拉利往西面开去,车牌看得不清楚,但我几乎可以肯定那是王京贵的车。我让司机跟了上去,很快车开进了城西一处偏僻的森林公园。我打发走司机,自己悄悄摸了进去。

  见重要人物怎么可能来这么偏僻的地方。里面林深叶茂,全是小路,刚刚能过车,我一颗心直往下沉,脑海里全是车震,野战之类的字眼。

  大概十分钟后,我终于在一个隐蔽的灌木后面看到了王京贵的车,还隐约听到了两人在说话。

  我悄悄的摸了过去,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蹲了下来,接着就听到守贞说话的声音:「我这样已经很对不起我老公了!就这一次了。」

  「他不会知道的,这里也不会有人来,昨晚你死活不让我碰,今天要补回来。快点吧。」王京贵不耐烦的说着。

  从灌木的间隙看过去,法拉利的车门已经打开,王京贵靠在车门一边的座椅上,裤子已经脱了。守贞在王京贵对面蹲了下来,右手拉下王京贵的内裤,一条还有些疲软的阳具滑了出来。守贞犹豫了一下,轻轻的握住它,套弄起来。雪白如玉的秀手在黝黑的阴茎上滑动着,左手把自己散落的发丝拨到耳后。姿势是那么优雅贤淑。

  王京贵舒服的叫了一声,然后得寸进尺的叫着:「吞进去,宝贝,吞进去。」
  我听到这里,随手抓起个石块就想砸过去,可是我太了解守贞了。我可以事后表示知道这件事,但是绝对不能被我抓了现行,否则她很可能羞愧难当,觉得没脸面对我,离婚都有可能,甚至再也不见我。守贞就是有这么奇怪的想法,或者说女人都是骗自己的高手。

  「你别太过分,我已经做的够多了。我都没帮我老公这么弄过。」守贞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生气的说。一瞬间我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如果守贞真的帮王京贵口交,那会比那些花样体位更让我绝望。

  「他没试过的多了,我们都试过……」王京贵压住守贞的头,往自己胯下按去,胯下的阳具缓慢勃起,几乎够到了守贞殷红的小嘴。

  「你!」守贞站了起来,甩手就要走,看得出来她真的很介意,这也难怪,守贞一向爱干净,怎么可能会答应。

  「好好好!宝贝,别生气,你继续帮我弄,你的小手一样很让我销魂,其他的嘛,来日方长,嘿嘿,来日方长。」王京贵终于妥协,陪笑着把守贞拉回来,已经有些坚挺的阳具盯在守贞的裙子上。

  守贞黑着脸站着没有动,但也没离开。

  「算我不对,我得寸进尺了,别生气。这次就算了,让我来好好服侍钰美人。」王京贵再次妥协,耐心的哄着守贞,一双手抚上守贞的臀,轻轻的摩挲,大嘴亲吻着守贞的脖子。舌尖一寸寸一缕缕的滑过。

  我开始有点明白他是怎么把守贞弄成这样了,一边不断的哄骗,碰到钉子就暂时刹住,下次继续哄,不厌其烦的进攻,时间长了总会有机会,再加上对我的威胁和适当的用强。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就有第三四次。这样下去说不定真有可能让守贞吞下他的阳具。我心里暗暗决定,绝不能再放任守贞和王京贵单独相处了,即使要面对那些难以接受的痛心画面,我也必须去了,至少能给守贞一些心理上的压力,不让她轻易被王京贵攻下。

  守贞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再说话,但也没阻止王京贵的侵犯。外套,包臀裙都被王京贵脱下,小心的放在车上。

  「不穿丝袜也是这么滑。」王京贵蹲下身子,双手摩擦守贞的大腿,嘴里连连赞叹。女人都是爱听好话的。摩挲一阵后,王京贵居然伸出舌头去舔守贞的膝盖,一直往上舔,直到守贞的两腿间。

  舌尖隔着内裤舔着守贞的私处。守贞的腿明显颤了一下,嘴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来,宝贝,躺下!」王京贵抱着守贞的腿弯把守贞扔在了车坐上,然后对着守贞的私处舔吸。守贞仰天躺着,头发散在车座上,两条雪白的长腿自然岔开,接受着王京贵的口交。

  我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切,这还是那个张口闭口要征服的王京贵吗?他现在的做派更像夜店的舞男鸭子。还真是能屈能伸,刚刚还压着守贞的头给她做口交,现在居然反过来了。可看守贞的反应就知道她很受用。

  我不由开始反思,我虽然一直说尊重守贞,可从来没有用心去探寻过守贞的心里真正的需求,至少床上是这样。可王京贵做到了,他一定有认真的发现守贞的需求,所以才能一再让守贞沦陷。

  当守贞的内裤被王京贵拉下来的时候,我明显看到有大片的湿渍。王京贵没有就此停下,扒掉内裤后,继续用舌头进攻守贞的小穴,舔的不亦乐乎,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守贞开始低低的呻吟,下体扭动着,两条如玉般的长腿自己举了起来,黑色红底的高跟鞋此时显得格外醒目。阴户也彻底的呈现在王京贵面前。
  呲溜呲溜的吸舔声显得格外淫糜,伴随着的是守贞的娇喘,守贞的右手自发的摸上自己的胸部,隔着白色的蕾丝T恤揉捏着,左手抓住了王京贵的右手,捏了捏。

  「想要了,宝贝?先尝尝你自己淫水的味道。」王京贵停下嘴上的动作,爬到守贞身上,大嘴吻上守贞的红唇,啧啧啧的亲嘴声响了好半晌,然后才她耳边说了几句耳语,就见守贞的左手伸到下面,握住了王京贵挺拔起来的阳具,轻轻撸起来。

  「噢!嘶!宝贝,刚刚是我错了,你的小手就够让我销魂了。原谅我。」王京贵一边享受一边进行着蜜语攻势,手上也没停,把守贞的T恤和胸罩推了上去,雪白的肉球跳了出来,颤巍巍的,光天化日之下,那胜雪的肤色,比纯白T恤都白。王京贵大嘴再次有了目标,滋滋滋的再次吸舔起来,像是吃什么美味一样。
  守贞嗯嗯嗯叫了起来,双手搂上王京贵的脖子,腰臀自己挺了起来,在王京贵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上摩擦。

  「来,自己放进去,看我今天这么卖力,该给点奖励了。」王京贵的肉棒在守贞的下体来回摩擦,但始终没有插入。

  「你以后不能再逼我。」

  「当然当然。」

  王京贵语气显得很兴奋,低头看着守贞的玉手握住他的肉棒,对准了小穴。
  「宝贝,要干你了!」王京贵在守贞的玉手帮助下缓缓插了进去。

  「噢……」守贞长长的噢了一声,大概是下体的空虚终于得到了满足。玉腿马上紧紧攀上王京贵的腰,丰臀摇摆着,似乎在催促王京贵快点行动。

  啪!啪!啪!王京贵节奏很慢,一下一下的插着守贞,但很用力,每次都插的守贞叫一声。

  「快一点!」守贞不堪忍受的摇着白花花的臀。

  「就等你说呢!」王京贵嘿嘿笑着,支撑好身子,快速的抽插起来,一分钟不到守贞下面已经把半个雪臀沾湿了。双腿再次自己岔开,像是在欢迎王京贵干自己。

  王京贵用手掐住守贞的两只脚腕,舌头舔着守贞里面的脚踝,肉棒快速的进出着,守贞自己也抓住她胸前的肉球揉捏着,小手只能勉强抓住一肉球的小部分。
  很快守贞就被干的高潮了一次,王京贵没有停歇,把守贞抱了起来,站着干起来,守贞的雪臀一次次被甩开再一次次撞回来,两条白嫩细长的小腿在王京贵臂弯外晃荡着,脚上的黑色高跟鞋也被干得几乎脱落,在脚尖上挂着,随时会掉下来。

  干了一会儿大概是累了,王京贵坐回车坐上,守贞就那么挂在王京贵身上,自己动了起来,而且很快就变得疯狂,那挺动的速度和熟练程度,让我难以相信那就是守贞。很快守贞再次到达高潮,双手紧紧搂住王京贵脖子,臀部紧贴着王京贵的小腹,被肉棒塞满的小穴抽动着。

  王京贵哈哈大笑:「太棒了,宝贝,你越来越疯狂了,我被你弄得差点交代了!」

  王京贵摸着守贞的背,让她休息了一会儿,帮守贞把刚刚疯狂索要时掉在车上的高跟鞋穿上。然后起身拍了拍守贞的雪臀,守贞居然马上会意,翻身趴在了座椅上,双手把住车座边沿,头发散乱在整个背上,玉腿自然分开,雪臀翘起,高跟鞋稳稳支撑在地上。

  「好性感!宝贝,你太美了,真是极品!」王京贵从守贞背上一路摸到臀部,然后掰开臀肉,粗长的肉棒,从守贞后面刺了进去。

  「啊!」守贞叫了一声。

  「深吧!知道你喜欢深入,所以最后才满足你。」

  守贞的呻吟确实和之前不同了,带着哮喘一样的喘息,脖子后仰,小嘴大张。
  啪啪啪啪啪!臀部的撞击声在宁静的野外异常的响亮,雪白而有弹性的肉臀被王京贵的一次次干下去,再弹起来。

  「跪起来吧。」

  「嗯。」守贞模糊的回了句,然后爬上车座,跪在上面,王京贵二话没说,熟练插入,把守贞两只手抓在手里,啪啪啪干起来。守贞上半身被干得前后晃动,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守贞的脸,胸前两个雪白的肉球不受控制的摇动着。

  「快了没,我要冲刺了。」几分钟后王京贵呼吸急促起来,松开了守贞的双手,把稳守贞的腰,继续抽动。

  「来了!」守贞轻轻说了一声。

  王京贵听到这两个字如获大赦,含胸拔背,用最快的速度抽动起来。

  「呀!嗯啊!嗯啊!唔唔唔……」

  守贞尖叫起来,随后大概怕人听到,用手捂住了嘴。但很快又忍不住叫起来,开始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王京贵也吼叫着紧贴上守贞的臀。

  两人搂在一起,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这一场干的真精彩,爽翻了吧。」王京贵拔出肉棒,哗啦啦的从小穴里,带出一大股水流。

  「太棒了,宝贝,你的逼真是极品,干多少次都是那么有味道,嫁给我吧。你老公要嫌弃你,是他没本事,我娶你,我要干你一辈子。」王京贵喋喋不休的说着。

  守贞已经软倒在车上,还沉浸在最后那波高潮的余韵中。

  王京贵把守贞的下半身拉出来,把手指伸进小穴里一阵抠弄,然后乳白的精液流出来,他似乎有这个癖好。

  几分钟后,守贞开始穿戴衣物,然后问了句:「是不是你把陈小姐和我的约会给推了?」

  「哪能啊,人家是真的有事。下次,下次再约,我帮你约她。」王京贵陪着笑脸,和刚刚干守贞时候的嚣张劲有天壤之别。

  我突然觉得王京贵会不会是个小白脸,虽然他的脸不白,人也不小,但对女人确实有办法。我不能在任由他和守贞一直独处了。

  等守贞和王京贵离开后,我才小心翼翼的出来,自己都觉得好憋屈。

  我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想办法阻止王京贵的企图,不然我的婚姻真会被他毁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