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bouly短篇集】(三)【作者:bouly】
【bouly短篇集】(三)【作者:bouly】
字数:68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目录、
一、【爸妈分房睡】
二、【妹妹偷穿我的内裤】
三、【贫苦人家的夏天】
四、【哥哥偷吃我的卡拉姆久】
五、【妹妹诬赖我偷吃她的卡拉姆久】
六、【妹妹的外号】
七、【妹妹的谜题】

             一、【爸妈分房睡】

  放假回家,发现房间里床上桌上,都是妈妈的日用品和一些贴身衣饰。
  问过后才知道,妈妈平常都和爸分开睡,并且妈妈睡我房里。

  再问之下,妈说是因为爸打呼很大声,她睡不着,所以才分房。

  我隐隐觉得别有内情,却也不急於深究。

  那天晚上,妈说要把房间还给我,回去跟爸睡。

  我说,没关系啦,让你睡,我打地铺就好。

  妈也欣然答应了。

  到了夜里,我被妈摇醒,只见妈披散着长发,穿着一身黑色薄纱睡衣。
  丰满姣好的体态,在昏暗的夜灯照射下,曲线毕露,尽显妖媚。

  妈对我勾了勾手指,要我到床上去睡。

  我恍恍忽忽,口乾舌燥,便要上前抱她。

  妈一声娇笑,小跑着躲开了我的熊抱。

  妈说:「阿志,你先到床上嘛。」

  我依言而行,躺进被窝,将自己全身上下脱个精光。

  妈坐在床沿,白硕硕的屁股冷不防压在我的手上,却无比温香软腻。

  妈低头吻了一下我的脸,说道:「阿志,你打呼也好大声喔,妈去客厅睡。]

  我啊了一声,原来妈妈是真想分房睡啊。

           二、【妹妹偷穿我的内裤】

  刚才洗完澡,发现衣柜剩的最后一条内裤不见了。

  事有蹊跷,马上想到有前科的妹妹,

  只围着浴巾的我,偷偷打开妹妹房门,果然见她穿着我的数码宝贝四角裤躺在床上玩手机!

  我怒气沖沖走到她床前质问。

  妹妹不干势弱地说:「啊我内裤还在洗啊,你不会先穿昨天的喔?」

  「怪我喔?内裤还我。」便伸手作势要脱。

  妹妹死命阻挡,手脚不分轻重往我身上乱打,比我还凶狠。

  吃痛了几下,我怒不可抑,便强行把妹妹翻过来,拉开她的四角内裤,再将自己身上浴巾甩开,双脚这么一跳一插,便插入了妹妹的内裤。

  此时此刻,我和妹妹一同穿着我的内裤,在床上挣扎。

  「你这个变态,给我滚出去。」妹妹大喊。

  「你才给我滚出我的内裤。」

  妹妹身体在前,不断地扭动身子想要摆脱。可惜我在后边抱住了她,完全掌握住主控权,她只能作无谓的抵抗。

  这么一来,在妹妹光滑的臀部不断地磨擦下,我无奈地勃起了。

  我和妹妹立即发觉到这个冏境,她吓得完全不敢动,我亦如此。

  「你想怎样?」妹妹颤声问。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先出去好了,你等一下。」

  「嗯。」

  「等等,卡……卡住了,出不去。唉唷……你不要一直夹。」

  「我哪有夹,本来就很挤,嗯……啊……哥你先不要动。」

  后来折腾了一夜,我和妹妹终於和好了。

            三、【贫苦人家的夏天】

  我家很贫穷,夏天没钱开冷气的时候,我都只穿一件四角内裤打赤膊。因此常常被妹妹抱怨,说我很噁心。

  我知道妹妹其实是忌妒,就呛她不爽的话也可以打赤膊啊。

  没想到今天妹妹真的打赤膊了。

  我都不晓得,读高中的妹妹发育那么好,乳量已经长到一手可掬的程度。
  在小麦色的手臂衬托下,脖颈以降,运动棉裤以上,雪白的躯体诱人的不得了,像个瓷娃娃似的。

  「跨三小啦!」妹妹恶瞪我一眼,一点都没有赤身裸体的羞耻感。

  我倒是不好意思起来,瞄了几眼便不敢再看。

  於是我假装要做事情,在客厅走来走去,趁机一饱眼福。

  「干,你很故意喔,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偷看。」妹妹的美脚翘在几上,像个女王似的。

  我不干示弱说:「你少臭美,谁要看发育不良的,我又不是恋童癖。」
  「哼!」妹妹叉臂抱胸,却偷偷用手臂掂了掂自己的奶子,看得我只是好笑。
  为了压制妹妹的气焰,我索兴把自己内裤也脱了,走回客厅学妹妹翘脚坐着。
  「干,你很噁耶,干麻全部脱光?」妹妹涨红了脸骂道。

  「诶,我是看你不介意才脱的,你不知道男人露鸟和女人露奶是同等级的尺度吗?」

  「呸!」妹妹偷瞄了我几眼,突然叫道:「干,你还勃起了,你有病吗?」
  我道:「你有没有常识啊,男人每十分钟就会勃起一次,这很正常好吗?还有你不要一直看好吗?口水都流出来了。」

  妹妹擦了擦嘴边,说道:「哪有?」

  天气实在有点热,妹妹拿出冰镇过的湿毛巾,用手边拨奶子边擦洗身体。
  看得我懒较愈来愈硬,索兴用橡皮筋把扇子绑在懒较上,徐徐搧着凉风。
  这就是穷苦人家平凡的夏天。

          四、【哥哥偷吃我的卡拉姆久】

  过年买的卡拉姆久,本来想藏一包起来慢慢吃。

  结果今天回家,竟然找不到了。

  我真的很生气,要吃的话可以跟我说啊,偷偷跑到我房间搜是怎样?

  我最恨有人乱动我东西了。

  一出去客厅,就看到哥哥坐在沙发上,手放在鼻子那里闻,好像在吃东西。
  我就知道!我真的快疯了!

  「拿出来!」我瞪着这可恶的傢伙,却没看到卡拉姆久的踪迹。

  「什么啊?你又发神经啊?」哥哥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把脚翘在桌上。
  「你这浑蛋!我的卡拉姆久,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拿了。」

  「又不是我,你少乱说。」哥哥双手抱胸,我却知道他是作贼心虚,想把证据藏在腋下。

  於是我恨恨地把他手拉出来,在手指头上嗅了嗅。

  「哈!还敢撒谎,明明是卡拉姆久的味道!」

  哥哥如电般抽回手,红着脸辩驳道:「神经啊,拎北刚刚抓懒叫的味道啦!」
  我真的快受不了这个人了,死不认错,还掰一个这么下流的谎话!

  我气道:「好啊,有种你懒叫让我闻是不是这种味道,不是你剁鸡鸡!」
  哥哥激动道:「好啊,以为我不敢啊,有种你就闻!」

  哥哥愤然站在沙发上,朝着我脱下裤子,小鸡鸡下流地在我眼前摇晃。
  我气得都快哭了,一把捞住他的鸡鸡,凑近一闻……

  我哇的一声哭出来:「臭死了,我要跟妈说,你偷吃我的卡拉姆久还给我闻鸡鸡。」

  哥哥许是怕了,拉着我不让走,急道:「你闻前面干麻,那里是尿尿的地方,本来就很臭。」接着他把鸡鸡抬起来,露出底下皱巴巴的蛋蛋,道:「你闻闻看这里噢。」

  我抹着鼻水道:「更噁心,我才不要。」

  「骗你我剁鸡鸡。」哥哥另一手拿起剪子,张开了刃口含住鸡鸡。

  这时我好害怕,怕哥哥真的冲动剪下去,於是赶紧道:「你别剪,我闻我闻。」
  我胆战心惊地凑近蛋蛋。哥哥一松手,鸡鸡就软软地趴在我的鼻头和眼睛上,热乎乎的有些舒服。

  我一安心,便深深地吸了吸气。

  「咦,真的是卡拉姆久的味道?」

  我奇怪地将蛋蛋翻来扯去,闻了又闻,很香很醇的味道,那味儿竟比卡拉姆久更加深沉好闻!

  哥哥这才将剪刀丢掉,故作气愤道:「怎么样,我有骗人吗?」

  我低着头道:「没有……」

  哥哥唉了一声,用他的大手抹了抹我的泪水,笑道:「都这么大了还毛毛燥燥的,就这么不相信我?」

  「小志哥哥,对不起,我又错怪你了。」

  哥哥道:「那你看啊,我差点都剁鸡鸡了,你要怎么赔我?」

  我羞愧得无地自容,踮了踮脚,在哥哥脣上吻了一下:「这样行吗?」
  「咳咳,还不行呢。」哥哥的脸变得好红,更奇怪的是,他的鸡鸡在我眼前慢慢的升了起来,变得又长又粗。

  我害羞的不得了,一咬牙,将上衣撩起脱掉,拉着哥哥的手放在胸口上,软声道:「这样行了吧?」

  哥哥没回答,只是将我横抱起来,不知要去哪?

         五、【妹妹诬赖我偷吃她的卡拉姆久】

  刚才妹妹诬赖我偷吃她的卡拉姆久。

  幸好真金不怕火炼,经过一番检验后,后来妹妹不但跟我道歉,还亲了我一口。

  但是妹妹后来的举动,真的是吓到我了……

  她竟然脱光衣服让我摸她的奶奶!

  我真觉得妹妹病得不轻,於是将她抱回我房间。

  现在妹妹躺在床上,上身不但赤裸着,还想把自己裤子给扒了!

  妹妹啊,你哥我虽然也露鸡鸡,可那是情势所逼啊,你现在是干嘛呀?
  难道妹妹不小心吃了春药在发春?

  我摸摸她的额头,的确很烫,就问她:「妹,你之前有没有吃什么东西?」
  妹妹乱踼着腿,裤子都被扯掉一半,露出里边白白的内裤,和那圆鼓鼓的小嫩臀。只听她道:「没啊。」

  我又问:「那你现在是?可把我搞糊涂了。」

  妹妹双腿一蹬一踢,长裤终被她褪掉,两条冰肌玉洁的秀腿在空中踩着,划出一道道旖丽的弧线。

  妹妹道:「哥,都是人家对不住你,我想跟你赔不是,想跟你……」

  我吸了一口气,颤声问:「你想跟我怎样?」

  妹妹道:「人家想跟你好,想跟你配成双,想跟你做那露水鸳鸯。」

  我惊得合不拢嘴,怒道:「胡闹!糊涂!胡说八道!」

  妹妹又哭了:「难道你不想?那你为什么勃起了?还将人家抱来你房里?」
  我不禁语塞了。

  我想,我当然想,从你出生的那一刻我就想了……

  可我是偷偷的想,藏着想掖着想,哪有你这般明目张胆?

  我叹声道:「小君,我是你哥啊,你知道的。」

  妹妹道:「我台大法律系我怎么不知道,可法条明订是告诉乃论,我们两情相悦,为什么不行?」

  我苦笑道:「可世人的眼光……」

  妹妹握着我的手道:「哥,现在世道不一样了,PTT上愈来愈多近亲相爱的文章,Dcard也是,天涯也是,贴吧更是。人的观念总有一天会变,我愿做那先行者,你呢?」

  我……唉,妹妹不愧是最菁英的台大法律系,而我只是成大台文系,所思所见竟远远不如她。

  「好!」

  一声豪气壮云霄,我脱掉衣服,爬上床和妹妹修干。

             六、【妹妹的外号】

  上周末,念高中的妹妹带两位同学回家写功课。

  因为客厅比较有空间,本来在看电视的我,就被赶走了。

  三位青春洋溢的少女,坐挤在桌边,认真钻研的模样,加上时不时的嘻闹声,让我也好想加入她们打成一片。

  「哥你走远一点啦,站那边很碍眼耶。」妹瞅了我一眼说。

  「等一下,你哥不是台大的吗?这题问他好了。」紮着马尾,戴眼镜的少女道。

  「对啊,这题想好久,大哥,你可以来看一下吗?」留短发的女孩对我说。
  「呃咳咳……好啊,我看看。」见妹妹没表示反对,便走过去在短发少女旁边坐下。

  「噢你看,这边画一个延长线,然后用毕式定理对cosine作积分,就得到期望值了。」

  「哇!真的耶,我之前怎么没想到要用积分。」眼镜妹凑过来,满脸惊喜道。
  妹妹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对我挥手道:「好了好了,你可以走……」

  「等一下,还有这题,这题,这题……」眼镜妹抢过说话,用手指着一堆圈起来的题目。

  我有点尴尬地看向妹妹,用眼神询问她的意见。

  妹妹咳了一咳,清清嗓子说:「好吧,那你坐那边看。」用手指着桌子对面。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卖力讲解,试题解答的差不多了,女孩们渐渐聊起一些不相干的话题。

  「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啊?」短发少女抛给我一个话头。

  「呃,我叫小志,叫我小志哥就好了,你呢?」

  短发少女咧嘴笑道:「我叫灰原,你可以叫我的外号,奶茶。」

  奶茶露出二颗小虎牙,配上圆圆的小脸蛋,很是迷人可爱。

  我看向马尾少女,问道:「那你呢,怎么称呼?」

  少女浅浅一笑,瓜子脸上挤出两颗小酒窝,道:「我叫静香,外号叫布丁。」
  我说:「哇,怎么都跟吃的有关,你们都很爱吃厚?」

  奶茶道:「才不是咧,大哥你看。」

  奶茶把上衣掀开,蹦出二颗圆滚滚的乳球,再把胸罩一边往下稍微拉开,
  露出玲珑小巧的乳头,呈现淡淡的茶褐色。

  我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那布丁呢?」

  布丁妹有点害羞,拉着我的一只手,从衣摆底下伸进去。

  我一下就摸着了大大软软的东西,想来布丁因此得名,果然名不虚传。
  我又点点头,很礼貌地捏了两下,方才缩回了手。

  「咦,我妹有外号吗?」我好奇地向奶茶询问。

  「不许说!你们两个都不许说!」妹妹气噗噗地说:「功课写完了,我们去逛街,走。」妹妹拉着她的同学们,风一阵似地去了。

  剩我一人站在那儿,摇摇头笑着:「年轻真好……」

  那天夜里,准备就寝时,有人敲门,进来的是妹妹。

  我见妹妹穿着一袭薄纱睡衣,里面似乎没穿胸罩。

  符合这个年纪的乳房,大小适中,线条若隐若现。

  妹妹走近床沿,不发一语,在小夜灯的照射下,气氛略显诡异。

  我问:「妹,怎么啦,有什么事?」

  妹妹用手指轻轻拨开一边肩带,那丝质的带子,如流水一般,从肩头缓缓滑落。

  睡衣半斜,只剩下另一端细瘦的带子支撑着,显得有点吃力。

  这时妹妹说话了:「哥……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外号吗?」

  语带娇媚,声如勾魂。

  我不敢喘一口大气,默默地等待……

             七、【妹妹的谜题】

  昨天晚上,妹妹来我房里。

  她身上穿一件白衬杉,两条小肉腿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看得我一阵脸红心跳。

  「妹,你这是干麻?有点女生的样子好吗?」

  想不到妹妹没有半点自觉,竟在我眼前,慢慢解开衬衫,脱掉,只剩下两件单薄的内衣裤,遮挡着她小巧却熟美的身子。

  内衣裤是白色的,很清纯的款式,和此时放浪的妹妹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哥,和我做爱。」

  妹妹跨坐在我腿上,手搭着我肩头,屁股不停扭动,好像很痒的样子。
  「胡闹!要我说几遍!就算我处男到死,也不可能跟你乱七八糟!」我托着妹妹的屁股,想将她摔下去,却狠不下心。

  妹妹目光莹莹,娇楚可怜地望着我,哀怨道:「我都这样求你了,你还不懂我的心?」

  我摸摸她光滑柔软的大腿,叹道:「我如何不懂,但我不能够啊。你要我怎么说才明白?」

  妹妹拉着我的手去摸她的胸脯,却见我闭目若死,一点也不动情,於是咬牙道:「好,我不逼你。」

  我一听这话,便高兴得睁开眼睛,却又觉得抱歉,於是捏了捏妹妹丰满的乳房,聊作补偿。

  「但我有一个条件。」妹妹补充道。

  我闻言一惊,手指不小心滑进胸罩里边,掐着了一粒软软的突起:「啊……什么条件?」

  妹妹道:「我出一道谜题,你若是猜对了,我就永远不来为难你,你若是猜不出……那就得跟我做爱。」

  我边用指尖摩娑那粒小突起,边闭目沉思,好半响才道:「好,我答应,你出题吧。」

  妹妹的臀部停止了蠕动,想必是要动真格了,听她悠声道:

  「请猜一个人。这个人呢,不只能保家卫国,还守护了全天下的美少女。」
  「他出生的时候,全世界都为他高兴;他死去的时候,只剩下一个人为他哭泣。」

  「他的个头可能不大,但是他的鸡巴,却是世上最大的。」

  妹妺讲到这里,屁股又扭了起来:「我只能给你一个钟头想答案,这一小时里,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的热情……」

  我搂近妹妹,将脸埋入她的乳房,沉思着:「谜底是个男人,嗯,守护了全天下的美少女?那应该是勇者之类的人物,还是个大鸡鸡勇者……」

  灵光一闪,我抬头道:「是羽岛伊月吧,曾经在第一季十一话里变身成大鸡鸡勇者。」

  妹妹却皱起眉头:「谁啊?不对不对。」

  此时妹妹屁股坐歪了一边,单单压在我的左腿上磨着,害得我脚都麻了。
  於是我伸手勾住她两边腋下,将身子向上一提,再往右腿放好。妹妹摇晃得更厉害了,但我的右腿比较有力,还吃得住。

  妹妹微微喘息,娇声道:「不许乱猜,只剩一次机会。」

  我不服气,拍了她屁股一把:「哪有现在才规定的。」

  妹妹恍如未觉,拉着我的手压在她臀上,不许我松开。

  无可奈何,我又埋进妹妹的胸脯,深吸了几口气。

  刚才虽然猜错,但我有一种感觉,已经很接近了,答案到底是什么呢?
  脸上贴的是妹妹温暖的胸部,手上捏的是妹妹柔软的臀部,耳里听的是妹妹动人的喘声,我突然觉得幸福极了,好像猜不中才是好的。

  福临心至,脑袋瓜子巨震了一下,我想到答案了!

  我抓住妹妹的臂膀,认真望向她的双眼:「我猜到答案了。」

  妹妹亦停下动作,身子静得不能再静,眼神柔得不能再柔,贝齿微启:「是甚么?」

  我苦笑片刻,方才道:「我……不能说,哥哥认输了。」

  妹妹兴奋地跳了几下,屁股肉打在我腿上,啪答啪答作响。她又抱住我的脑门疯狂地亲着,良久才渐渐平静。

  妹妹搂着我脖颈,倚在怀中,柔情似水地笑问:「好,你现在可以说答案,我瞧你猜得准不准。」

  我抚着她的脸蛋,一路向下,指尖滑过她旳颈间、乳侧,腰际、臀边,然后在她大腿上轻轻划着圈儿。方才缓声道:

  「答案是哥哥,也就是我。哥哥可以保家卫国,却也守护了二次元所有的美少女。」

  「我出生的时候,全世界都为我高兴,可当我老死了,世上只剩你会为我哭泣。」

  「哥哥个子不高,而鸡巴虽然不算小,但在你的眼界里,却是全世界最大的鸡巴。」

  我深深地道:「猜对了吗?」

  妹妹只是抱紧我,嗯了一声。

  我虽然知道答案,却说不出口。妹妹对我一片真情,我岂能坐视她孤伶伶地为我哭泣,我办不到,也不相信全天下有任何一位哥哥能够忍心做到。

  摸摸妹妹湿透了的内裤,妹妹啊了一声,妩媚道:「哥,不要……」

  「话说得还不够吗?」我含住她的小嘴,俩人再也不说话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