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镇海寺】(前篇)(03)作者:liao827
【镇海寺】(前篇)(03)作者:liao827
字数:3275


                第三章

   滴答……滴答……血从床上滴到地砖上,卧房的地面上一片狼藉,处处是溅 射出的鲜血留下的痕迹,整个屋子似乎都笼罩在一遍血雾之中,在潮湿和腥臭结 合的空气里,看的出床上有两个裸体的人形,其中一个趴在另一个的身上,大快 朵颐……

  呲……她的牙使劲咬进尸体的颈部肌肉,狠狠一撕,一整条肉就被撕了下来, 一嘴的尖牙马上迅速的咀嚼起来,此时,尸体的伤口又有鲜血渗出,她便找到渗 血的地方,一阵猛吸,非人的力气加上神妙的法决,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到一炷 香时间就被吃的只剩下骨头架子,她犹豫一下,想想此人并非修真修佛有神通之 人,血肉也是寻常的紧,无需再花气力与法术吸食,便抹了抹身子,转了个身, 一身崭新性感妖艳的衣物便穿在了身上,说是衣物,也就是一身半透明的白色连 身袜,双乳高高挺起,乳头愈隐愈现,翘臀浑圆无比,纤长的玉腿上的袜子绣满 了鲜花图案,足上蹬着白色人皮高跟小绣鞋,鞋尖用人血染成了血红色,美丽的 玉手套着白色蕾丝手套,手套末端都开了小口,刚好让血红锋利的长指甲伸出来, 修长的脖子上戴着两条光彩夺目的硕大宝石项链,一双美目勾魂摄魄毒辣异常, 肩上还披了件白纱披风,她上下打量了自己,就催动口诀,足下已经开始生风, 便要腾空而去,就听得大殿外一声喊:师兄,师兄!

   她先是一楞,然后嘴角一翘,卸了法决,对准之前那胖子的尸骨,一阵风吹 去,骨头架子便被卷成一团,丢到了角落里,再双手一挥,一片粉尘洒下,落到 卧房四处,地砖和床上的血迹肉眼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好似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 般,端的使一手好障眼法。她自己也颇为满意,一个闪现,原地已经空无一人… …

  喊师兄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大脸喇嘛,矮小猥琐,做事也是浑浑噩噩,于 是各个师兄们时常请他吃耳光,打着打着便打顺了手,时常脸部肿大,今夜本是 他值上半夜,胖子值下半夜,可是之前在大殿前遇见胖子师兄,师兄叫他滚,兴 许是走的急了,忘摔大脸刮子,大脸便是不自在,眼瞅下半夜不到,居然屁颠颠 的来找师兄了。

   此刻大殿门口昏暗如墨,四周也是一遍安静,居然没有一点点声音,大脸却 从小缺跟弦,没察觉出任何不妥,只因寻师兄不见,便也来到这大殿门口,他也 想起今日有女眷入住,可是时常被人欺负,尽是做些伙房杂役,没机会与女子搭 腔,这下可好,有送上门来的了,也是智贫者无惧,他就偏偏想看看人家女施主 的样貌,于是推开了大殿门,之丫丫一阵响后,他踏进了殿门,借着黯淡的月光, 左看右看,却不见一个人影,正纳闷呢,却见佛台香案上丢着女子的粗布衣服, 想来是女施主安歇了吧,大脸本性到是不坏,口诵了声:阿弥陀佛,便向外倒退 着走去……

  不曾想,背却贴到了软绵绵的一个躯干,心中一惊,这可不是胖子师兄的身 子啊,掉转头一看,一个俊俏无比的脸蛋,虽然嘴角微笑,却像是冷笑,还有那 双眼睛,幽幽的看着自己,那表情,就像是一头母狼在盯着猎物,楞了下,她倒 是先出声了:小和尚,你哪里去?大脸赶紧低头后退一步:女施主,我来找我师 兄,没找到,天色不早,我回去了……只是眼神一瞟,却也看见了此女子身上衣 物不俗,居然是半透明的,这身衣物定是丝绸织成,如此浅薄,必是重宝,花费 必然不菲,再是,此女子居然就只穿此件衣物,浑圆的胸部和屁股一览无余,胸 部的奶头和两腿之间的三角区也时隐时现,不由得痴了,甚至口水也滴了一滴。 她大喝一声:看什么?这一声可是加了法力,普通人听了此声,便会两腿乏力, 瘫倒在地,她便扑上去血食,可这个大脸和尚不仅不倒,居然还看她看得更入迷 了,不仅不倒,下身还支起了帐篷,她又脸色凶恶的传了一声:哼!!这次法力 用的更多,若是凡人,连耳朵也聋了,这大脸仅仅是一哆嗦,就又抬头呆呆得看 着她的身子,她可是第一次失手,还失手得莫名其妙,有些气恼,抬着手就是一 耳光,当年就是这一下,连有数百年道行的蜘蛛精都被打得飞起,可这个大脸和 尚着实挨了这下后,却只是原地转个好几个圈,脸上,鼻子上,嘴上都渗出血来, 身子就是不倒,站在原地,还依旧色眯眯地看着她,她后退了一步,心想:不曾 想这个秃驴还不一般,莫非是有些修为的,本还想直接吃了便速速离去,看来, 这等修为还是有消化的价值,反正这离天亮还早,莫像之前那个大肥猪那般浪费 了。

   她却不知,这大脸多年隐忍,这色心已被磨炼的相当强大,色字当头,却连 她的定身法都能破去,再加上童子身,自然百邪不侵,至于挨了巨力耳光而不倒, 那可是天天挨打,他的师兄一个个可都是不客气的,卯足了劲,一耳光一耳光地 抽他,而且天天挨打,早已习惯了,莫说是她,便是天上可移山填海的巨灵神, 一个耳光扇脸上都未必能放倒他。

   此时,她冷着脸走向大脸,双手一下环住了他的腰,手中长指甲已然是准备 好了,在大脸身上一阵乱摸,大脸也没见过这个阵势,不知所措,只是傻呆呆的 笑着看着她。

   「小和尚,你脸脏了,我给你洗洗脸可好?」说着她便伸出舌头,在和尚脸 上一下一下舔了起来,转眼间,刚被打出的一脸血,就被她舔了个干干净净,她 回味一下,稍微有点失望,这并非修真修佛得道者的鲜血,并没有什么法力,倒 是大脸的童男子身,阳气十足。

   「小和尚,三更半夜,你到这做甚?」

   「我们每夜要敲钟两回,上半夜一次,下半夜一次,都有各自喇嘛当值。」
   「也罢,反正时辰尚早,老娘便陪你耍子耍子。」想罢,扯掉披风,抱住大 脸,腿也纠缠住大脸的腿,使了个跌法,大脸倒没有想到这个,其实他啥都想不 到,就和她骨碌碌倒在了地上,这下大脸也怕了「女施主,男女有别,这样不好」 「啪」一个狠狠的大耳光。大脸脸上鼻子嘴中又流出鲜血了。

   「有何不好?」

   「甚好甚好……」大脸满脸鲜血呜咽道。

   看见血,她便不客气,又俯下身去,伸出舌头在大脸脸上舔起血来。

   突然,她觉得下身有异,伸手一摸,原来是大脸的阳物,挺立起来。

   哼,都是一群死秃驴!她想让大脸吃点苦头,便捏住大脸的鼻子,咬住大脸 的嘴。一顿猛吸。大脸可是觉得连心肝都要被吸了去,一阵乱蹬,她见火候差不 多,才松开嘴,大脸一阵咳嗽,她本想得意一番,没想到大脸下边翘的更高。
   她真的燥了,站起来,用上法力和气力,两三下把大脸全身衣物撕光,然后 抱住大脸,一下丢到床上,她自己也退去所有衣物,怪叫一声,赤条条就跳上了 床。

   大脸已经慌了,不停的用手挣扎,她也用手不断的拨开大脸的手,并往下压, 你来我往,打妖精架,她的奶头不断地蹭在大脸的头上,耳朵上,柔软的感觉让 大脸逐渐松弛了下来,然后那对奶头慢慢移动下来,在大脸的奶头上就开始蹭来 蹭去,大脸又爽又羞,干脆把眼睛闭上,大字形躺着床上,不敢动弹,她于是就 从大脸左手心舔到右手心,嘴经过奶头的时候就要狠狠咬一口,一路向下,逐渐 到了肉棒处,她用舌头舔着冠状沟,然后把整个肉棒一下吞进去,马上开始套弄 起来,大脸开始呻吟起来了,声音越来越大,她也越来越快,猛然,一团液体射 入了她的口腔之中,她马上行法,不断抽取,不多时大脸肉棒已经虚弱了,她又 爬到大脸头这侧,面容凶狠的看着大脸,也真是奇哉怪也,大脸居然又开始兴奋 了,这次她便有手撑开阴唇,对准大脸的肉棒,坐了下去。上下套弄,不多时, 大脸便又射了,反复多次,大脸即便是金刚下凡,也没有那么多精液啊,此时的 大脸,已经是虚汗连连,手都抬不起来了,她觉得闹够了,双手一扬,十支长指 甲直接就长出来了,对着大脸的脸就是一刮,「啊……」好几条血痕,不过这回 已经没有血再流出来了,于是,十支长指甲,对着大脸的脸,胸,不断的扎,刮, 划,戳,就连脚趾都长出了血红的长指甲,也开始使劲刮大脸的腿,肉片也一片 片从大脸的腿上落下来,终于,,大脸痛的昏死过去,她却没有玩够,伸出长舌, 继续在大脸的脸上舔血,手臂也搂住了大脸的脖子,当她的舌头移动到了大脸的 左侧太阳穴的时候,猛的一探,一捅,舌头直接就捅破太阳穴钻了进去。大脸已 经没有力气发声了,就这般死了过去,而她也没有停止,呲溜溜得吸食着大脸最 后的生命精华,脑浆……

  一顿饭的时间,她站起来了,依旧一挥手,重新穿起了那套白丝连身袜,手 再一挥,一阵风便把大脸的尸体吹一边角落去了,然后,运气口诀,飞出大殿, 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